日本中国伝統医薬学会 | Japa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ssociation

Japa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ssociation本会は,中国伝統中医薬学の普及と発展に力を貢献すると目的

学術研究

专访旅日中医专家·日本中国传统医药学会会长郭佩玲医生——

 

抢买汉方是对中医的一剂猛药

本报记者 朱耀忠

 

为普及和发展中国传统中医药学、推动中国中医学与日本汉方医学的交流与发展,2014年8月,由中国留日中医药学者、医学专家及日本传统医药界友好人士组成的“日本中国传统医药学会”,在东京都王子区民中心举行了成立大会,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、原浙江省中医院肾病科专家郭佩玲医生出任首任会长。

学会成立一年半来,郭会长和她的同行们,在努力推广中国中医方面做了哪些工作,在聚集会员、与日本汉方界交流有哪些进展,对于中国中医药全面进入日本,又有哪些想法和建议?作为一名新中国培养的资深中西结合医生,她又是如何看待目前中国游客来日抢购日本汉方药这一“奇特”现象的……

3月14日下午,记者专程采访了郭佩玲医生。这是一位有30多年丰富临床经验的资深医生,来日后积极推广日中医学交流及访问,从致力于教授日本医生学习系统中医,到向一般大众普及中医学常识及运用,郭医生做出了很大的努力。

在采访中,郭医生介绍了她们成立中国传统医药学会的原委,中医与日本汉方的区别,汉方在日本医疗体系的地位等问题,并谈了对中国游客爆买日本汉方药的看法,郭医生说,这反映出国人对“国产药品的严重不信”,从一个侧面,也是给中国传统医药界的一个警钟与提醒。

 

为何要成立中国传统医药学会

问:请介绍一下您担任会长的中国传统医药学会情况

答:我们的学会是在2014年8月份成立的,刚开始的时候,只有十几个人,这十几名创始会员都是中医医生,现在我们已经发展到26名会员,加上5名协助会员,超过30人,我们也建了一个微信“中医药群”,有四十几个人。

中医虽然逐渐被世界认可,但不管是日本,还是中国,西医仍然是主流,西医大学、医院也远远多于中医。作为一名中西医结合的大夫,在30多年临床经验中,我深刻体会到中西医的互补性,双管齐下的疗效性。所以,我们成立学会的宗旨,就是本着互相学习,互相交流,互相研究的精神,为中国传统中医药走向世界,为人类健康而努力。具体来讲,第一,是希望中医在日本能够得到更好发展;第二,与日本汉方加强交流;第三,为旅日中医师,针灸师,整体师等提供一个交流平台。总之,希望祖国的传统中医在日本及在世界都更能大放光彩。

问:学会成立后,你们主要有哪些活动与工作?

答:在2014年,学会成立后的短短5个月中,我们主要做了三项大活动:成立大会、祝贺大会、总结大会。去年的活动比较多,首先进一步完善了团队,调整了结构,扩大了队伍,最重要是在去年10月,我们召开了第一次中医药讲座,这是一次面向大众的中医普及性讲座,我本人主讲了如何运用中医来养生美容,如何运用中药来调理五脏六腑以达身心平衡,袁世华教授介绍了几十种能抵衰老的常见中草药的性能及用法,张军老师介绍了常用穴位按摩法并当场进行了临床操作。→演习

至于今年的活动计划,我们也已经做出了大致安排。我们将加入总部设在北京的世界中医联合会,积极参加联合会举办的各种活动。同时,今年9月份我们将举办第二次演讲会,主讲教授是旅日名医,学会名誉会长、长春中医药大学教授袁世华先生,另外两位是:热爱中医并积极将中医导入治疗的日本医生酒田昭彦先生,以及在中医整体上颇有建树的陈雷医师。今年11月,在新西兰将召开第13届世界中医药大会,我们学会届时也将参会。

就我本人来说,为了加强与世界中医学者的信息交流,我加入了 “海外华人中医论坛”的微信群。该群有几千人,分成十多群,我是日本方面的“群委会”。同时,我也一直通过浙江省中医药大学的“浙中医海外校友群”的微信平台与母校保持联络,及时反馈日中信息。

 

中国中医与日本汉方的异同

问:我们来谈谈中国中医与日本汉方,郭医生您来日本多年,从您这样一位中医权威的角度看,中国的传统中医与日本的汉方的异同分别在哪里?该如何区别它们?

答:是的,我到日本已经20年了,刚来时,看到日本的汉方,就觉得这不就是中国的中医药嘛,但随着在日时间增长,越发觉得这个汉方与中医还是很不同的,我大致总结了这样几点:

  • 命名不同,我们叫“中医”,他们叫“汉方”,或者也称 “东洋医学”。你不能跟日本人说“中医”,他们听不懂。去年我们第一次演讲会,说“中医”云云,日本人就说“听不懂”,不能理解,这是名称上的不同。
 

第二,从历史上看,中医学有4000年的历史,日本汉方什么时候开始的?它是从平安朝开始的,是从784年开始,相当于我们中国的隋唐时期。我们有《黄帝内经》这样的经典宝书,日本没有;从历史上看,中医发源于先秦,成于战国、秦汉,在唐宋明清越来越巩固了,中医学是完整的、系统的,有理论、有方有药,但日本没有,以“津村”147种汉方制剂为准,基本是根据中国张仲景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中的方药组成袭用,“津村”编的汉方制剂小册子,也写明出典是中国的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等。我认为,日本的“汉方”是离不开的中国中医学的,是一棵树上分枝。

第三,日本汉方的概念不明确,因为日本没有这方面的专门大学,他们的汉方医生是西医生通过“自学”,参加相关的学会、讲座来学习中医,有的是到中国留学,所以在理论上就不规范、也不系统。在日本,没有国家的“汉方医生资格”一说,是西医生都可以开汉方。就算他们通过各种学习,通过了中国有关部门举办的“世界中医师”资格考试,但在我们中国中医师眼里,还是觉得不够正统。

第四,从诊断方法来看,中医与日本汉方也很不相同。中医讲究“辨证论治”,以六经辨证、四诊八钢、卫气营血、气血津液、脏腑辨证等。讲究号脉看舌,了解病史,并加上自己的分析,分清阴、阳、虚、实、辩证清楚再用药;而日本是西医生学中医,常常以病用方, 用方来套病,也有让人“啼笑皆非”。但是日本汉方重视腹诊,并加以发展,可以鉴别淤血内滞、心下水気、肝气郁积等,而中医更注重舌诊与脉诊、脏腑辨证等传统中医辨证论治方法。

第五,日本汉方的理论,依据的仅仅是张仲景的《伤寒论》及《金匮要略》,而中医就多了,除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以外,要读《黄帝内经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温病学》等经典著作。中国的一名中医师,要从中医基础开始,包括方剂理论,中药方,再到内科、外科、妇科、小儿科……整个系统都要学一遍。

第六,从方药(方剂)上看,中医与日本汉方有相同也有不同,中医方药有:颗粒冲剂、丸药、膏药、胶囊、片剂、酒剂、合剂、糖浆、注射剂……,而汉方药主要是:颗粒冲剂147种以上、煎药约210种,其它还有丸药、胶囊、片剂及散剂等。

 

抢买“龙角散”是对国产品严重“不信”

问:最近,中国游客来日“爆买”,从最初的家电、生活用品、化妆品、健康食品等,到现在大肆抢买日本的“神药”,特别是汉方药,如“龙角散”之类,请您对这一现象做一个分析。

答:中国人跑到日本来抢买汉方药,我觉得这是国人对国产品严重“不信”。在前面,我已经解释了中医比日本汉方更全面系统正宗,应该是日本抢购我们的中药才对。

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现象呢?我分析,第一是近年中国不断报道的“有毒”食品,让国人对国产品引发信用危机,还有目前中国的雾霾等大气及环境污染,中国老百姓就会想中草药也会不会受到污染,有重金属残留;第二,日本的产品货真价实、细致精美。不管是食品、化妆品,都有非常严格的质量把关,基于国产品的信用危机,中国游客当然把目光投向日本的“真”货;第三,像“龙角散”这样的常见药,在日本已有200多年的历史,可信度高,中国人就会想,这么畅销的药,肯定很不错,其实其成分:桔梗、杏仁、甘草、远志加添加物,中国类似此药物也有很多,但在包装、口感、携带便利性方面远不及日本商人精明动脑筋,目前因空气污染造成的上呼吸道疾病患者不断增加,“龙角散”就刚好对症下药了;第四,像“龙角散”这样的汉方,价格也不贵,符合大众消费。

其实类似龙角散这样的药,中国也有不少,可是国人宁可舍近求远,我们的国产药品真的要好好重塑形象了。

其实,像日本的“救心丹”,就是中国的复方丹参滴丸拿过去的,但中国游客却到日本来买“救心丹”,我真想给他们说,你应该去买中国的复方丹参滴丸,又便宜又有效。我们的中药,从理论、配方、品种上都应该优于日本,主要还是产品质量上。如果我们也能在质量上做到像日本那样严格把关,做到让人吃得放心,还是可以重振雄风的!

 

中医真正进入日本要靠立法

问:从您的角度看,汉方在日本整个医疗体系中,占有什么样的地位?

答:我认为,汉方其实是拥有很不错的地位的,为什么?日本医生遇到一些疑难杂症的时候,就会想到汉方医。比如说,癌症的后期治疗,延缓肾机能不全、忧郁症、未病的预防,还有更年期综合征,婦人科疾病、情绪不稳定、焦虑等,日本西医只能给开安定剂,而有的患者还不想吃,担心会产生药物依赖,他们就会找汉方,看中医。还有,孕妇、哺乳妇女因患感冒去就医,医生一般不会给患者开抗菌素,中医中药数日内退熱降温、恢復正常。

问:您认为,中国的传统医学怎么才能够真正地走向世界?中医在日本的发展前途又会如何?

答:这个问题回答起来有点复杂,我认为:第一,需要日本政府在法律上对中国中医师的认可。前面我也说过,日本是西医师学中医,不够正宗系统,这就需要有大量的中国医生来弥补在理论及临床上的不足。解决这个问题,需政府来完成。

第二,除了立法之外,中医药要进入日本,我觉得需要高层次地打入,要与日本政府机构的厚生劳动省交涉。

第三,在民间,十多年来,中国的多所中医药大学在日本开办了分校,我也办过浙江中医药大学的日本分校,办了十年,培养了不少日本学生。有的现在还坚持在办着,但这些学生培养出来后,如果本身有医生资格的,便可锦上添花,如无,仍然不能行医。

问:像郭医生您这样的在日本的中医师,将会如何努力来推广中医,与日本汉方界、医疗界进行交流?

答:我们需要成立一个更大的综合性组织,一个人的声音肯定没有多大力量,有一个大的协会的话,可以跟上层交涉,成熟之后也要与日本的团体像日本东洋医学会搞好关系,进行交流。我们现在还是很分散,像我们的中国传统医学会,要想发展到一个高水准,肯定需要十几年、甚至几十年的努力。

问:展望未来,中国的传统医学、中医要在日本扩展地位,您抱着怎么样的心态呢?

答:要说乐观的话,实话说是“乐”不起来的,因为各种问题和困难太多了。我再次呼吁,日本政府首先要给中医开“绿色通道”,我们可以通过考试、考核,拿到中医行医执照,再组织自己协会;同时,也请媒体也多多宣传和普及中医这一“宝库”,我们也热切希望中国大使馆支持我们,支持我们这个学会,给我们力量。

 

 

人物介绍

郭佩玲

郭佩玲,毕业于浙江中医药大学中医学部,现教授。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(浙江省中医院)肾病专家。是浙江省培养的西医学习中医的专业人才,在中国国内主攻肾脏病的中西医结合治疗。改革开放后,她自学日语,成为当时医院内为数不多可以直接和日本学者交流的医生。

郭佩玲来日后,继续热心从事中医药学的传播,曾组建和就任浙江中医药大学日本分校负责人,并多次组织日本友好人士和热衷于学习中医药的学生来浙江访问,2014年8月,出任日本中国传统中医药学会会长。

郭佩玲教导过的学生大多是日本在职西医生。当年开课以函授形式,到了3个月一次的课堂复习教学时,一些学生竟然坐新干线和飞机从大阪、九州、冲绳等地赶到东京,有的学生还亲自到浙江省中医院去参观学习。毕业后,他们一直在运用中医药治病,不时来商讨诊治中问题,为广大病人带来福音,也为日中交流做了贡献。

 

4a:郭佩玲医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。(记者朱耀忠摄)

4b:2015年10月,郭佩玲医生在中医药讲座上演讲。(中国传统医药学会提供)

投稿日:

Copyright© 日本中国伝統医薬学会 | Japa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ssociation , 2022 All Rights Reserved.